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tx5553.org > 文章内容

诗佛王维的纠结人生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9-11-03 阅读:

  一进小区南门,猛虎报心水,代宗赞其为“天下文宗”,后世尊其为诗佛,与诗仙李白、诗圣杜甫并论;明代董其昌推其为中国绘画的“南宗始祖”;而王维的音乐造诣更是了得,擅弹琵琶、会作曲,所写的诗被乐人竞相传唱,他是唐代的庄奴、黄霑、林夕、方文山。

  这样一位才子,从小丧父靠寡母教养、少年出来闯荡江湖、为官后仕途颠簸、甚至险些丧命,最后竟能在数十年的官场起伏中修炼成佛,着实不易,儒、释、道的精神滋养之外,自有其一套处世的方法。

  王维,字摩诘,九岁的时候就会写文章。父亲早逝,留下兄妹六人,作为长子的王维,不到十五岁便离家从山西到长安去求功名,经过骊山时写下诗作《过秦皇墓》,初露头角。

  彼时玄宗初登朝堂,欲励精图治,而士子间仍弥漫着以隐士求官之风气。王维也试图走这条路,十六七岁时与朋友祖自虚结伴归隐于终南山。这段时期他写了《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》这首课本必选诗。

  次年,玄宗移驾东都洛阳,下诏各地举荐“嘉遁幽栖,养高不仕者”,王维和祖自虚也转而去了洛阳。洛阳之游比较惬意,两人“花时金谷饮,月夜竹林眠”,可惜好景不长,王维十八岁时,祖自虚辞世。

  伤心之余他回到长安,认真地结交名士,很快就出入王侯之门,并且把弟弟王缙招来,“昆仲宦游两都”,豪门贵戚都将他们奉为上宾,玄宗的兄弟宁王、岐王、薛王等“待之如师友”。

  据说岐王还带他去拜玉真公主,玉真公主是玄宗的一母同胞之妹,与玄宗更为亲厚,王维演奏了琵琶曲、献上自己的诗作,深得玉真赏识,由是开元九年中举。其实,即使未被玉真提携,凭借王维的实力及诸王的照拂,金榜题名亦非难事。同年释褐,被授予太常寺太乐署的从八品下的太乐丞,负责礼乐,和他一起任职的是修国史的史学家刘知己的公子。

  但他在这个体面的职位上没做几日,便因为将只能给天子演出的《五方狮子舞》中的《黄狮子舞》给其他人演了而被贬。这样的行为属于僭越,性质恶劣,有学者分析,看演出的可能是岐王等玄宗的兄弟们,故玄宗对这个错误就看得更严重了,并由此不喜王维。

  二十多年后,天宝三载,贺知章致仕返乡,玄宗召集了大型的送行活动,百官及知名文人大多被邀请,甚至官位比王维低的都前往参加,但王维没有受邀。可见玄宗对王维的遗恨之长。

  苦心经营了四五年,刚刚登台亮相就被雪藏,王维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。但不同于很多其他诗人,王维不仅未就此沉沦,且吸取了教训,从此变得小心谨慎。

  他被贬到济州任参军,开元十三年遇大赦,又调任淇上(河南辉县与淇县一带)。淇上是阮籍、嵇康、刘伶的曾经隐居之地,有醒酒台、长啸台等遗迹,二十年后李白、杜甫在此聚会。王维虽渴慕归隐于这个著名的隐居之地,却不能如愿,“小妹日成长,兄弟未有娶”,因为生活的负担,他必须辗转于官场,努力赚钱养家,忍辱负重,如履薄冰。

  淇上之后,王维转官吴越任职,开元十七年之前回到长安。在江南政绩表现优秀,死后四十年,黄岩县为他建庙祭祀。

  回到长安,王维求见丞相张说献诗,诗中他自比贾谊,恳请张说提携,“尝从大夫后,何惜隶人余”,意即如果张说能看中他,他甘愿做任何工作。干谒成功后,王维任职于秘书省,结识了第二次来长安应试的孟浩然。

  开元二十三年,王维献诗时任丞相张九龄,“侧闻大君子,安问党与仇。所不卖公器,动为苍生谋。贱子跪自陈,可为帐下不?”上书后,被提拔为八品上的右拾遗。

  次年,张九龄受李林甫排挤遭贬谪。王维暗中与张九龄有诗书往来,“举世无相识,终身思旧恩”,感念张九龄的知遇之恩。对于奸恶苛诈的李林甫,及继任的贪婪险昧的杨国忠,王维也都不敢得罪,留有恭维、奉和的诗作,屈节保身的形象为时人共知。

  老年后王维自省“偷禄苟活”、“德在人下”。有学者认为,这也是李白和王维没有交往的原因——两个人性格差距太大。

  开元二十五年,王维以监察御史身份赴塞外,写下了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的名句。

  开元二十八年担任“知南选”,去南方主持科举考试,路过襄阳时获知孟浩然病故,写下《哭孟浩然》。张九龄也在同年谢世。

  玄宗宠幸杨贵妃日盛,朝堂污浊,知音稀少,王维自有应对之法,他以孝养笃信佛教的母亲之名义在蓝田营建了辋川别墅,在假日也来此休息。

  开元中期,妻子去世,他未再娶,仅与内弟崔兴宗、裴迪等二三好友交往密切。天宝九年,母亲去世,王维“柴毁骨立,殆不胜丧”,丁母忧隐居在此。天宝十一载,复职后任吏部郎中。

  安禄山打进长安时,王维没有来得及出逃,他吃泻药假装痢疾,可仍被安禄山抓到了洛阳。在听说安禄山当众残杀了不肯演奏的乐工雷海清后,被关押在菩提寺的王维写了两首诗,其中之一为“万户伤心生野烟,百官何日再朝天?秋槐叶落空宫里,凝碧池头奏管弦。”关押数日后,王维投降,作了安禄山的官员。

  安禄山败后,肃宗查办了投降官员,有的被问斩,有的被赐自尽,唯独王维因写诗明志,得到原谅,还授予太子中允的官衔。

  其实王维被赫免的原因比较复杂,不仅仅是凭一首诗——任刑部侍郎的王缙请愿以削官为兄长求情;宰相崔圆令被关押的王维、郑虔等为他画壁画,画好后也为王维说情;肃宗和玄宗当时尚在争权,王维一直受玄宗冷落,玄宗不喜欢的肃宗都有可能喜欢——凡此种种,凑出了王维的好运气。

  去世前两年,王维上表,将辋川别墅舍为寺院,又将自己职田中的粮食为灾民舍粥。离世那一年,他上表祈求辞职以换取王缙从蜀州刺史的职位调回长安。“临终无病,遗亲故书数幅,停笔而化。”

  无论先前的职场生涯如何,王维死的时候确实像高僧。他一直到死都在做官,但他在竭力逃避现实,内心始终保持一方净土,如陈贻焮先生所说,“他采取了圆通混世的人生态度,半官半隐地生活起来了”,以此在朝不保夕的官场中,从小吏修炼成诗佛。

  作者 辛上邪,中国古代文学博士,集学者、作家、译者、诗歌爱好者于一身,研究方向为唐代乐府,已发表论文多篇。《北京晚报》唐代文学、教育专栏作者;《今日中国》唐代文化专栏作者。定居加拿大后专事写作,关注中西方教育、文化比较。

上一篇:启动第四批国企混改试点,香港马会开花诗 下一篇:诗佛--王维

相关阅读

关键词6| 香港六合彩开奖直播网| 红蓝绿财神报全年图纸记录| 大众心水论坛全年资料| 新一代跑狗图解社区| 神童图解平特一肖图| 青龙报彩图十八码中特| 管家婆牛魔王抓特图| 横财富心水论坛com| 118图库开奖结果|